原平安:设计是梦想的载体


原平安

  “工作10年以后,我突然间听懂了大学第一堂课的第一句话。”在原平安大学的第一堂课上,学院院长送给在座的同学们一本书,叫《如何看》(《how to see》),让他们好好读。“当时我们不懂,为什么叫我们怎么看,用眼睛不就能看吗?”后来,他才慢慢发觉,不管是对设计,对事业,还是对人生,仅仅用眼睛去看是不够的。

  困惑

  原平安只填了4个大学志愿,按台湾的四大名校排名,全都是建筑系。“我在高中的时候,看到一些父亲的朋友,年纪很长了,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居住的地方,所以我希望当一名建筑师,为人们打造一个美好的居住环境。”

  大学毕业并服完兵役后,本要出国深造的原平安因为父亲的病情留在了台湾,并在一年时间内考到了建筑师执照。由于在校成绩优异,原平安一入行便进入了知名建筑师事务所担任项目经理的工作。“当时的业主都是台湾知名的企业,公司也常与欧美的建筑师合作,同事也都是顶尖高手,因而从概念方案设计,乃至细部设计,原平安积累了许多扎实的底子。”辛勤工作5年之后,他渐渐感到迷茫。“虽然当时的工作与成就,对于许多同学来说是令人羡慕的,然而我越来越有不知为何而战的感觉。密集的工作只是不断中标,不断设计,但设计这些建筑的时候,好像只是在设计一个很漂亮的形体,创造很高的开发效益,至于建造的过程和建成后的实景却未接触过。时间久了就觉得空虚,感觉与初衷越来越远。”

  那一年是2003年,原平安刚30出头,正走在人生和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于是,原平安做了一个决定,用现在非常流行的一个词来形容,就是“裸辞”,用他的话说,则是“暂时休息,沉淀一下”。

  这段时间,他选择了在上海落脚,因为他的很多朋友也来这了。休息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邀请他设计别墅,“我想反正暂时不想去公司上班,就当工作多年自我能力的检验。建成结果还算很不错,业务也接连而来,于是我就顺势踏上了创建公司的路程。”

  解惑

  原平安的公司就这样成立了,虽然“误打误撞”,但也像模像样地开展起业务。刚开始,他的业务多数来自老客户以及老客户介绍的客户。原平安要求公司所做的每一个作品都达到发表的标准,因此,他们的作品总有机会发表。而看到报道找上门的客户也慢慢成为他的老客户。公司成立至今已有10年,回想当初,他十分庆幸当时的决定。“也因为我们沉淀下来,反而也会在沉淀当中积累了一些不一样的经验。”

  原平安的设计生涯初期,有三个项目让他记忆深刻,第一个是在上海时帮一位年长的朋友设计的房子。这位业主喜欢原平安的设计,一直耐心等着他有时间,慢慢地做完这个设计。“做完后我问他,你为什么愿意花这么多钱做这个事。他说‘因为这是我和我老婆人生的最后一站,她陪我走了大半辈子,希望可以给她最好的’。这给我很大的改变,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觉得原来我们不仅是在做作品,也是在帮人完成梦想。”

  同样,记忆深刻的第二个项目,是帮助一个女儿圆了和她重病的母亲全家聚居的梦想。第三个项目,是帮助一个初创业的开发商打造了他的第一个项目——以帮助年轻人置家为定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这个开发商非常严格,他每星期一三五跟我开会。今天跟他开一整天会,改了做完,隔一天又开会,连续这样,项目经理都换了3个。后来他的助理告诉我说,他的老板原是台湾前五大的房地产开发商的总经理,这是他自立门户的第一个作品。我很高兴的是由于我们的专业和配合,帮他创造了价值,实现了梦想,我们也变成很好的朋友。”

  就这样,原平安在创业中发现他的人生目标。设计一个项目,不仅是造型或创意,更是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客户的需求,为他们创造价值。“一开始,我就要知道这里面我有没有被需要的地方,对我可以贡献的地方究竟有没有帮助。”

  沉淀

  2008年底,原平安受到了台湾建筑师公会的推荐,通过了甄试,进入北京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进行学习与交流。“很幸运的是学院院长收我为关门弟子。在那3年,院长和老师们的国际观与渊博智慧,不但让我更能理解中国的建筑环境,也重新的开启了我的世界建筑观。”

  “现代主义”思潮兴盛时期,中国正值锁国期间;而当改革开放的时候,世界已进展到了“后现代主义”。因此,中国直接跳过现代主义的反省而接触了后现代主义的重组,造成了许多图像化与符号化的误用。唯物主义思想在这特殊的历史条件上加剧了奇特的现象……老师们的精辟分析,给了原平安一个深入了解中国建筑设计的宝贵机会。

  在北京期间,原平安接触了许多中国设计界的信息;结识了许多各地优秀的同行朋友;感受到中国设计新锐不断寻求创新,追求第一的气魄和努力;也体会到中国的设计业虽然在高速发展下快速地吸收国际新知识并积累丰富经验。但他似乎也遇到了在台湾20多年来不及咀嚼,来不及思考的困境。

  然而,这也正巧刺激了原平安探索设计本质这样的一个思想,他以此作为论文研究,试图在工作多年之后,重新找寻新的设计养分。原平安从知觉现象学探索人对于环境的感知,结合多年的设计实践经验,自历史调研、理论论述、自然元素、设计方法、意境与心境,探索一种新的设计思考方式,并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

  这正是呼应了本文开头提到的书——《How to See》,这是美国知名建筑师、家具设计师和产品设计师乔治·尼尔森(George·Nelson)的代表作品。这本书有一个副标题:A Guide to Reading Our Man-Made Environment。主副标题合起来的意思就是:怎么看我们自己创造的环境。“你看到每一个物体,每一个建筑物,每一个空间里面都有非常多的用心和智慧的结晶。从这里可以看到很多付出,可以得到很多不同的对事物的理解。”

  体会

  “我想我虽不是天才型的设计师,但上天待我很好,为我预备了一颗真诚的心,安排了许多的经验和体会。我在其中糅合了许多心得,内敛成为我的人生体会与设计思想”。原平安喜爱自助旅行,通过到世界各地旅游,他体验到了不同的建筑与人文,不仅有翡冷翠的人文荟萃、托斯卡尼的田园闲静、巴黎的浪漫雅致,还有马尔代夫的天人合一等。而这几年因为频繁往返欧洲、台湾,他也无意间看见了其中的差异和有趣的地方。

  “我看到中国快速崛起并努力探索自己的方向,也看到中国山水画那样重视心灵体会与意境,以及人与自然和谐的建筑之美。相对于以建筑自身为主体的西方建筑思想,中国之所以以人的环境感受在园林建筑与诗词书画中传延了千年,这不正也是知觉现象学的设计思考吗?我相信暂时去除以具象的“物”为主体追求的思考,重新省思设计的本质——人的感受,运用现代的科学与技术,寻求人与自然的和谐,体会人文的温度,是属于中国的设计哲学。”

  原平安从工作当中,扎下了综合规划与建筑设计的深厚底子;从创业初期,磨炼了空间与室内的细部设计经验;在北京清华的学习当中吸收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从世界各地的旅游当中丰富了不同的生活体验。原平安结合了在台湾经营管理的经验,形成了在设计与人生的思想——透过本质的反省探索设计思想,透过设计为客户完成梦想,透过工作照顾公司伙伴的社会责任。

  原平安认为,作为一名设计师,必须具备从规划的宏观到材质的微观,要能善规划、精工艺、观世界、品人生。而设计工作,其实是将自己对于人生的体会与空间的体验,透过对空间与材质的把握,内化并演绎在设计当中。

  设计,是梦想的载体;美学,是心境的体现。

  原平安,原平安建筑师事务所、晴境室内设计有限公司负责人。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建筑系,获得北京清华大学建筑硕士学位,从事建筑与室内装饰设计行业十余年;曾任中华全球建筑交流学会理事、台北市建筑师公会公共关系委员;2012年荣获《2012中国创意》建筑创意奖和住宅创意奖,2013年荣获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设计师等大奖。

(点击:3453)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