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旦都司工(图文)

这是一方燕系官玺。燕系官玺文字大多为凿刻而成,文字结体规整,线条匀称,坚挺有力,朴实无华。 说“雷旦都司工”这方印朴实无华,是因为印内的文字没有任何修饰做作,在文字排布上似乎也是一切顺乎自然。全印五个字中,有三个字带有偏旁“邑”,三个“邑”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形改造。“雷”字的两个“田”和两个“田”之间的S形也都是上下一个样。 这样的印,如果让现代篆刻家来刻,肯定会在字形上多少弄出一些变化,有的人甚至会在字形的变异上下大功夫,以求无一雷同。笔者本人就曾做过这种尝试,设计过几种变化字形以求章法生动的方案,但相比之下,都觉得不如原印这么纯美、这么大气。这使人想起扬州前辈印人吴让之的话:“刻印以老实为正,让头舒足为多事。”这不但是今人创作的一条金科玉律,用以衡量古代的经典,也是非常正确的。 此印能有极好的艺术效果,在于章法的巧妙和自然天成。印内“司工”二字,笔画以方直为基调,两个字联在一起,形成一个方块,占据一角,使印面得以稳定,这就是印面的主心骨。其他三字,则围绕这一角,相倚相偎,自然成章。 而印面的精妙之处,又不在于文字笔画本身,而在于没有文字的空缺留红之处。计白当黑,让文字以外的空间在印面布局上发挥审美上的那种鬼斧神功的作用,这是古代印人聪明绝顶的一种艺术感悟,也是现代篆刻家的一种不传之秘。

(点击:907)   来源:网络